印象中,他跟他是在那年他轉學時認識的。

才剛踏進學校,就聽聞了許多有關於他的事蹟,有好有壞,評價各異,也使得他對他始終抱持著一種好奇的心態。

不光是想瞭解他是個怎樣的人,而是,他的存在感讓人無法忽視他。

功課好,人長得帥,還很受女孩子歡迎,當他把這樣的他當成假想敵時,他們兩個的戰爭跟立場也逐漸變得對立。

就連老師們也都喜歡拿這事開玩笑,例如。

「前一堂允浩的數學小考拿了快滿分的成績,我說在中,你打算考幾分啊?」

明明就知道數學是他最不拿手的科目,卻用了允浩作為刺激,為了不輸給允浩,在中難得地把考卷全給寫滿了,不管會不會,就為了能多一分贏過允浩。

至於允浩,也在強烈的勝負欲驅使下,從原本的不在意,到將在中視為對手,兩個人就這麼你來我往,連學生們也都分別選擇了擁護的對象,不斷起鬨。

而在那樣的慫恿下,是否真的討厭對方,或者看對方不順眼,他們自己也不太清楚,只是身為青春期的孩子,本來就容易受到周遭人的影響,取而代之的,是誰也不服誰的骨氣,甚至在學校裏碰見了,也難有什麼好臉色……

砰!

隨著籃球憑空飛出,硬生生砸中了允浩的後腦勺,劇烈的疼痛讓他連喊都來不及,只能咬牙忍住了叫聲,轉過頭,滿臉不爽地看著得意的在中。

是不是故意的,連提問這個步驟都直接省略,允浩沒有追究的意思,只是淡淡把籃球扔回給了在中,雖然沒料到允浩會這麼乾脆地罷休,在中也懶得再跟他糾纏下去。

拿了球,就回到自己的班級上繼續準備打球,就在這時候,彷彿重演了剛才的情景,只不過受害者從允浩換成了在中,而凶器也從籃球變成了用腳踢的足球!

惡狠狠地瞪著允浩,允浩自然也沒退縮,這樣的景象幾乎每天都會上演,學生們也很配合地開始鼓譟,讓允浩跟在中沒兩三天就會因為打架被抓進辦公室,接受主任的訓示。

會收斂嗎?

不能和平相處嗎?

當朋友有這麼難嗎?

每當這些問題被主任問出口,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最讓他不高興的,然後,就是對兩人施以勞動服務的懲罰。

「喂,你一定要處處跟我作對嗎?」掃著腳邊的垃圾,在中突然很想搞清楚這個問題。

「討厭我的不是你嗎?」皺了皺眉,像是在中問了什麼奇怪的話,允浩不自覺感到一頭霧水。

「我哪有?」在中本能地反駁。

「你不是什麼都得跟我比嗎?」如果允浩沒記錯,開啟他們之間緊張氣氛的人,應該是在中才對。

「那是因為你從來沒輸給我過啊!」人不是都這樣的嗎?面對從沒輸過的傢伙,當然會想成為那個打敗他的人。

「為什麼我非得輸給你不可?」允浩實在不懂在中的邏輯。

「輸一次看看會死嗎?」

「你幹嘛這麼想贏我?」

為什麼想贏他?

允浩不明究理的一句話,讓在中陷入了沉默跟思考。

對厚,他為什麼會這麼想贏過允浩?這件事,他好像從來沒想過……

在中努力想著,企圖找出個原因來給允浩,為什麼他會這麼執著於想贏允浩。

明明就不是個像允浩一樣,勝負欲強烈的傢伙。

可是,當他聽聞了有關允浩的事蹟後,就有著想認識允浩的衝動。

想跟凡是優秀的人當朋友,是人之常情,但,要是突然跑去跟人攀關係,恐怕會被當成神經病吧?

所以,他想引起他注意,而唯一想得到的方法,就是贏過允浩……

他想讓允浩在意他!

這樣的認知,讓在中忽然間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,他告訴允浩,卻發現允浩早已拿著掃把走遠,不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望著允浩,在中隱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太一樣了,連帶著,讓他在日後減少了跟允浩作對的次數,甚至,在他生日那天,許下了想跟允浩關係變好的願望。

可能嗎?

在中不曉得,只希望,能有一天會成真……

感覺做了個很長的夢,在中再次醒來,躺的房間雖然依舊是純白色系,不過周遭的擺設已經有了些許的不同,就連護士發覺他清醒後,也沒有在像之前那般的驚訝。

趁著護士送藥來的同時,在中問了不少事,除卻現在的日期跟年分外,還包括了允浩跟他的關係。

「據他的說法,你跟他是在高中時認識的朋友,就連你出意外那天,都是他送你到醫院來的。」拼命擠壓著腦海裏的記憶,護士只能把她有限的知道大略告訴在中。

「就這樣?」出手拉著護士,在中把他的迫切全寫在臉上。「那妳曉得我是出了什麼意外的嗎?」

「這我就不清楚……」

「你要不要乾脆問我算了,何必為難人家護士小姐?」

憑空竄出的聲線打斷了護士的和善,在中跟護士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落到聲音的來處。

只見允浩拎著來探病的花束跟食物,大方地走進病房,護士深怕自己的多嘴會惹來麻煩,連忙退出了病房,把空間留給在中跟允浩。

盯著允浩極為自然地放好了花束跟食物,繞過病床,替在中拉開了病房裏的窗簾,那模樣,儼然這些動作他已經做過了無數次……

「今天外頭天氣還不錯,等等吃過東西,要不要出去走走?」

瞧著允浩張羅起食物,好方便他進食,在中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應對,只得傻愣地接受了允浩的好意,邊吃邊打量著坐在他旁邊的允浩……

「我問你,你幹嘛對我這麼好?」咬著湯匙,在中實在很難不問。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就是,你跟我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?」

「你是真的睡昏頭了嗎?別跟我說,你忘記我們這些年來的交情了。」瞅著在中,允浩的眼神像是在說,他問了什麼奇怪的話。

該說是忘記嗎?

他根本就沒經歷過,又要怎麼說是忘掉?

就算他是很想跟允浩打好關係沒錯,不過一覺醒來就變成這樣的局面,是要他怎麼接受?

莫名其妙老了10歲不說,還當了在醫院昏迷一整年才醒來的病人,更遑論,每個人都告訴他,在他昏迷的時間裏,允浩每天都往醫院跑,細心照料著他。

這要他怎麼理解?

16歲的他,跟允浩關係糟糕到不行。

26歲的他,跟允浩似乎是極為要好。

那擁有16歲思緒,26歲軀體的他,怎麼辦?

「我是真的不記得跟你交情有這麼深了,鄭允浩。」

在中的坦然,讓允浩先是愣了下,接著,就是允浩的逐漸靠近,正當在中渾身戒備時,允浩掏出了口袋裏的小盒子,打開,躺在裏頭的赫然是枚戒指。

「都幫你保管結婚戒指了,你說,我們的交情不深嗎?」

****

創作者介紹

允許米秀存在於心中的現金小姐....

cash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