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與樹的距離,有多遠?

是否等同我跟你之間?

似遠若近

伸長手,卻怎麼也碰不著

只因我們不屬於同個世界……

 

掙扎著爬起身,按著發疼的腦袋,轉了轉眼睛,赫然發覺周遭的陌生。

猶豫了會兒,依舊是離開了床,當腳踏上地,俯視地面的遙遠讓事情變得有些奇怪。

更別說,是當純白色的門被開啟,穿著護士服的女孩走進來,一見到他,隨即露出了驚嚇的表情,然後便朝著外頭大喊「他醒了,快過來」的話。

他醒了?

那個他,指的是他嗎?

他不是就只是睡了一覺而已,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?

記憶緩慢甦醒著,回想著,在昏睡前的每一幕場景,還沒個底,人就被衝進房裏來的醫生給按回床上,一群人就這麼圍著他,開始做起了所謂的檢查。

從身體狀況到心跳,逐一被檢查遍了,搞不清楚狀況的他只能任由醫生擺佈,直到醫生把目光焦聚放到他身上,他才有了開口的機會……

「金先生,你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或難過的地方?」

金先生?

他是姓金沒錯,可是什麼時候開始,這年頭也把一個16歲的少年歸類為「先生」了?

是醫生弄錯稱呼了,還是他上課沒學好……

疑惑讓他沒在第一時間回答醫生的問題,讓醫生又盯著他問了一次相同的話,本能地搖了頭,他實在不覺得他的身體有哪裏不對勁,若真要說,大概就是他不明白他應該要有什麼問題才對。

雖然他是摔下學校樓梯沒錯,不過醫生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緊張兮兮嗎?

又不是發生了什麼奇蹟……

「那個,醫生叔叔,我可以回家了嗎?」

醫生叔叔?回家?

不約而同地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,醫生先是愣了下,才藉由輕咳掩飾他的尷尬,拿過護士遞給他的資料,醫生顯然還是不太能接受依他的年紀,居然被他喊成了「醫生叔叔」。

「金在中先生,我能理解你急著返家的心情,不過照你的狀況,我建議你還是先留院觀察一陣子,把身體調養好再出院比較妥當,畢竟,對一個都昏迷了一年的病人來說,是需要一段恢復期的。」

昏迷?

一年?

聽著醫生低頭簡述著他的情況,在中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,清晰的痛楚讓他意識到這並非在作夢。

瞠大眼,在中捕捉到了倒映在護士身後玻璃窗裏的身影,摸著自己的臉,確認那是他自己之後,在中立刻衝到了玻璃窗前,瞧著玻璃上的那張臉。

那是他沒錯。

但是,少了點稚嫩,多了點成熟。

凌亂的髮梢替他增添了些許頹廢感,扎人的鬍鬚也毫不客氣地萌出芽來,轉過臉,在中有些傻愣地對著護士這麼問:

「我長鬍子了?」

該怎麼回答他這個問題才對?

護士們面面相覷,顯然對於在中的提問感到不知所措,只能告訴在中,那是因為今天她的朋友還沒來幫他刮鬍子,所以才會這樣。

「我朋友?」

「是啊,你朋友幾乎天天都來看你呢!」護士的語氣裏滿是對那人的讚賞。

正當在中還想再問些什麼時,病房的門卻忽然被人給推開來,隨之入內的,是一名任誰見了都會認為是帥哥的男人。

只見,不等在中發出疑問,那個人已經大步走向了他,然後在他身前,露出了複雜的神情後,伸出手,撥亂了在中的前額頭髮。

「真像個睡了好久的流浪漢。」

誰是流浪漢啊!

皺起臉,在中盯著這個在他記憶裏毫無印象的男人,熟悉的輪廓,讓他有股似曾相似的感覺,努力想著,依舊怎麼都想不起來。

彷彿也察覺到了在中的疑惑,男人勾起了一絲笑,將臉更加湊近了在中眼前。

「記不得我是誰嗎?不過也是,誰要你一睡就睡了一整年……」

苦澀的語氣,讓在中想安慰他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,只能保持安靜,用他的沉默當成回應,直到醫生說他剛醒來,得去做些更仔細的檢查時,這樣的窘境才解開。

只是,當醫生喊了男人,跟他研究起在中的情況時,隨口說出的名字,立刻招來了在中的一聲驚呼!

「怎麼了?」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轉向在中,男人甚至關心地放柔了眼光。「哪裏不舒服嗎?」

「你……叫允浩?鄭允浩?」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男人,在中的瞳孔佈滿了訝異。

「還真的是把我給忘了,別告訴我,我一年前跟現在的差別有這麼大。」攤著雙手,鄭允浩實在不覺得他有改變到需要讓在中發出這麼大的反應。

簡直,活像是沒料想到一樣……

「一年前?」重複低喃著允浩剛說出的話,在中試著釐清思緒。

他只依稀記得,跟自己的同學一塊慶祝完生日,許好生日願望後,在一陣吵鬧裏,他被撞倒,跌下了學校的樓梯間,頭部傳來了清晰的痛楚,接著,他就什麼也沒印象了……

不對!

剛剛醫生跟護士都管他叫「金先生」,而出現在他面前的允浩,又跟他腦海裏那青澀的少年樣,全然不同……

「你們說我昏迷了一年,那……我今年是幾歲啊?」

互望了一眼,宛如在中問了什麼好笑的問題一樣,允浩朝在中微笑的同時,也掏出了自己的皮夾,把身份證明擺在他面前,顯然是怕在中不相信他。

「我都26了,你跟我同年,你說你幾歲?」

26

允浩的答案瞠大了在中的眼睛,嘴巴張了又合,合了又張,對於這樣的事實,有著無法平復的衝擊。

撞個頭,就變成26歲?

這會不會太誇張?

他是在電視跟小說裏看過,什麼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情節,但是來到未來?

想起了,他在摔下樓梯前許的生日願望,其中一個,好像就是希望能快點熬過該死的青春期,長大……

一陣強烈的暈眩,瞬間襲上了在中的腦袋,使得他站都站不穩,眼看就要昏倒在地,允浩一個敏捷,就把在中摟進了懷裏。

迎上允浩擔心眼神,在中恍惚著不敢置信,就在手指想摸上允浩的臉時,就這麼直接暈了過去,失去意識前,在中心裏只有一個念頭──

他認識的那個鄭允浩怎麼可能會對他這麼好……

****

創作者介紹

允許米秀存在於心中的現金小姐....

cash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