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鏡子裏見到的那張臉,真的是他未來的對象嗎?

這樣單純的念頭纏繞了在中一整晚,別說是睡好了,根本就是完全清醒地睜著雙眼直到天亮,本來還決定要忘記這回事的,卻又在看到垃圾桶裏的蘋果時被喚醒了記憶。

抱著頭,在中連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心血來潮幹出這種傻事都不明白,最後只好把一切都歸咎為俊秀的話實在太有影響力。

雖然有點單純,單純到近乎笨的程度,不過笨孩子總歸是可愛的。

何況,就算他真的在鏡子裏看見了人影,那也不代表什麼,大不了就當成是他不小心見鬼了就是,反正,都沒人能保證這種像玩笑般的傳說會成真。

更別說,又沒人曉得他作了這種事。

只要保守好秘密,就行了……

拼命地在鏡子前安慰著自己,好不容易讓情緒穩定了些,瞧了眼一旁的時鐘,眼看著就快到上課的時間,在中很自然地抓起制服就往房間外的浴室走,走了幾步,在經過俊秀房間時,在中則順勢敲了門,想叫醒俊秀。

「起床囉,金俊秀,如果你不想遲到變成──啊!」

在中未完的話消失在一聲高分貝的尖叫裏,盯著比往常都要快速就開啟的房門後,那張昨晚害他轉轉難眠的臉孔,在中被嚇得連制服都給掉在了地上,兩隻眼睛圓瞠著,眼珠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會掉出來……

男人體貼地彎下腰撿起了制服,不但沒有因為在中的反應有半點不悅,反倒掛著微笑,溫柔地將制服遞到了在中面前。

「早安,你的衣服掉了。」

在這種狀況下,應該是要伸手接過衣服,然後跟對方道謝的,但……

在中死瞪著男人,腳步不斷地往後退去,像是還在確認眼前的人是否為真實存在,然後就直接轉身跑回了房間,用力地關上房門,撫著胸口喘大氣。

他是見鬼了嗎?

否則為什麼他昨晚在鏡子裏看到的人會出現在他面前不說,還幫他撿衣服──不對啊,大白天的,哪來見鬼這回事?

難不成,是他撞邪了?

還是卡到陰……

就在在中試著想釐清到底發生什麼事時,從他背後的門板發出了敲擊聲,本能地打開了門,只見讓他拼命懷疑自己的男人,正活生生地站在離他幾十公分的距離前!

「你忘記拿走你的衣服了。」舉高手裏的學生制服,男人笑得連眼睛都快瞇成了線。

屏著呼吸,在中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依舊直盯著男人,手連抬起的跡象都沒有,對於在中的反應,男人只是跟他一起這麼呆站著,沒有動作。

在中用手使勁地揉了揉眼睛,然後睜開……很好,他還在,沒有不見,證明他不是眼花。

接著縱然這樣的舉動有點笨,可在中仍舊是往自己臉頰上捏了下去……非常好,痛得要死,代表這不是他在做夢。

遲疑著,在中慢慢地將手指戳向了男人的胸膛……簡直是好到一個誇張了,有溫度,摸得到,而且還很結實,意味著這真的是個活人……

「你是誰?」收拾起了自己紊亂成團的情緒,在中回過神的第一個念頭,就是想弄清楚眼前人的身分。

「我叫鄭允浩,是俊秀的表哥。」溫和地說明了自己的身分,允浩的笑容忍不住更深了幾分。

「你怎麼會在這裏?」而且昨晚還出現在鏡子裏?在中認真嚴肅地問著。

「我是準備來這附近學校進行甄試的,剛好俊秀住在這裏,就來借住了。」誠實地交代了他出現的原因,允浩的臉上找不出絲毫說謊的痕跡。

「你什麼時候來的?怎麼我沒聽俊秀提過?」難不成,他家遭人闖空門,而他不自知?

「我昨晚到的,俊秀之前有告訴過我你們的備鑰放在門口,我到的時候,你似乎在忙,我想跟你說一聲,可是你好像沒聽見……」一想起在中昨晚坐在鏡子前的各種表情,允浩就覺得有趣。

怎麼能有人拿著顆蘋果,坐在鏡子前露出那麼多樣表情的,而且,還是個這麼漂亮的男孩子……

「你昨晚有想跟我說話?」挑起眉,在中逼近了允浩。「你該不會,是站在我背後吧?」

「是啊。」坦率地承認,允浩壓根不覺得他做錯了什麼。

倒是在中,忽然有股想敲昏自己的衝動!

他居然會因為這種該死的誤會,失眠了一整晚,甚至還一大早就被嚇得魂飛魄散,讓人看笑話,這簡直是有失他的顏面。

即使沒人知道,而這個叫鄭允浩的傢伙也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,問題是,他自己很清楚啊!

光是這樣,就足以讓他對自己唾棄到了極點……

「你還好吧?本來俊秀是昨晚就想跟你說的,後來他說你先去睡了,就打算今天再跟你說,結果沒料到我比他還早起……」察覺到在中的頹喪,允浩還以為是他的失禮得罪了在中。

「早說晚說都沒差,反正嚇都嚇了……」哀怨地瞥了允浩一眼,在中越過允浩就想到浴室去,卻被允浩給叫住。

「那個……你的制服不要了嗎?」晃了晃手裏撿來的衣服,允浩好聲好氣地提醒著在中。

發出了單音,在中立刻就伸手抓過了他的制服,抱在懷裏,有些尷尬地看著始終微笑的允浩,羞澀地小聲說了聲謝謝,就衝入了浴室。

注視著在中帶了點可愛意味的身影,允浩縱然不著邊際,還是沒說什麼地想回到俊秀房裏,就這麼剛好,被兩人交談聲給吵醒的俊秀,正一臉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間。

「允浩哥?你在跟誰說話啊?」朝周圍張望著,俊秀連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。

「你的室友。」允浩幫著梳理俊秀一頭亂翹的短髮,簡略地回了俊秀。

「在中哥醒囉,他沒發脾氣吧?」看著允浩,俊秀滿是擔心。

「沒有,他人挺好的。」想到在中的反應,允浩就忍不住發笑。

「在中哥人是很好沒錯,而且又漂亮,廚藝又好……」附和起允浩的話,俊秀開始數起在中的優點,連在中人去哪兒都忘了問。

而聽著俊秀對在中的讚美,允浩則是笑著將視線落在那許久都沒開啟的浴室門板,任憑俊秀驚覺到上學時間快到,開始橫衝直撞地做起準備,連盥洗工作,都是到廚房邊洗臉邊吃了吐司當早餐,進而慌忙地出門,才猶豫地來到浴室門口,敲了敲。

「幹嘛?」在中的聲音從浴室裏悶悶地傳了出來。

「俊秀已經出門上課了,我想,你應該也快遲到了吧?」

當允浩的話才出口沒幾秒,浴室的門就隨即被推開來,接著就是在中換上制服,經過整理之後的亮麗臉孔,以及他強自鎮定的冷靜。

「謝謝你的提醒,我去上學了,這裏,就麻煩你看家了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

相較於在中給出的驕傲,允浩回以的,是依舊溫柔的笑……

 

 

 

**待**

 

雖然不認為自己的文章有很好

不過還是要先說一聲,請別盜文或隨處轉載

否則我會抓狂的~~~~

創作者介紹

允許米秀存在於心中的現金小姐....

cash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